全国人大代表、潍柴董事长谭旭光提出两项议案:加快推进实施道路国VI阶段排放标准和加快推进新能源叉车应用及实施非道路四阶段排放标准

2020-08-13 126

2018年3月5日上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重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潍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山东省交通工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旭光,向大会提交了两项议案:《关于加快推进实施道路国VI阶段排放标准的议案》、《关于加快推进新能源叉车应用及实施非道路四阶段排放标准的议案》。具体内容如下:

一、关于加快推进实施道路国VI阶段排放标准的议案

从全球范围来看,推进经济社会绿色发展、构建生态文明、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是大势所趋。《巴黎气候协定》,明确各成员国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努力。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政府承诺,中国争取到2020年实现碳强度降低40%-45%目标。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积极参与全球环境治理,落实减排承诺。”


1.节能减排需要。随着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和人民对美好生活要求的提高,环境问题日益成为国际社会共同关心的焦点。重型商用车作为重要的运输工具,在国民经济发展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同时也是机动车的主要污染源。降低重型车污染物排放,将对整体减排起到重要作用。我们要推进节能减排,一方面要积极推进新能源技术创新,加快产业化和市场推广;另一方面要加快推动传统能源排放法规升级,严格限制汽车污染排放。


2.排放标准落后。目前,欧美主要国家已于2010年前后开始实施重型车欧VI及相当的排放标准,我国直至2017年7月起,才在全国全面实施国V排放标准。国VI标准与国V相比,排放标准提高30%以上,氮氧化物减少77%,颗粒物减少67%,引入PN(颗粒数量)的限值要求,并且加严了排放耐久性、OBD相关要求,同时引入整车排放测试要求,从根本上保证排放达标。个别地方政府为缓解区域内大气环境保护的压力,在已有国VI标准的前提下,仍拟出台有别于国标的地方标准,不利于全国统一标准,同时给机动车和发动机生产企业造成研发和生产成本上升,最终由消费者承担增加的相关成本。

3.行业转型升级需要。目前,全球顶级企业普遍认为,新能源是全球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必须加快布局和引领;但在未来相当时间内,传统能源仍然是全球的主要动力,内燃机产品在客运、货运、船运和农业等领域仍具有难以替代的地位。近年来,中国内燃机工业发展态势良好。2017年我国内燃机产量突破8000万台,总功率突破26亿千瓦,连续8年成为世界内燃机第一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仍具有相当的市场潜力。但应该看到,中国内燃机产品的综合能效和国际先进水平还有相当差距,行业整体创新能力不足,没有形成在国际上引领行业的企业集团。加快排放法规升级,将有效倒逼内燃机行业技术升级,加快实现升级超越。

中国已进入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新时期,必须加快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同时,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历来着力推动节能减排,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为更好履行大国责任和义务,为有效降低资源消耗,防治大气污染,缓解环境压力,应对气候变化,打赢蓝天保卫战,我建议:


一是国家环保标准主管部门,加快推动道路国VI法规发布审批进度;二是地方政府不再出台地方标准,鼓励在发达地区和城市比全国统一时间提前1-2年实施国VI。通过部分地区提前实施,既能保护区域内大气环境,又可以验证整车和发动机的可靠性,积累相关数据,为全国全面实施提供经验。

二、关于加快推进新能源叉车应用及实施非道路四阶段排放标准的议案

叉车是工业搬运车辆,是指对成件托盘货物进行装卸、堆垛和短距离运输作业的各种轮式搬运车辆,常用于仓储大型物件的运输,主要在车间、厂区、仓库等通风不畅的工作场所使用。叉车从动力上主要分为内燃叉车和电动叉车。内燃叉车在我国工业车辆中占据主导地位,目前我国企业中使用的叉车70%以上都是内燃驱动叉车,而且为柴油机驱动。总体来看,我国叉车行业主要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1.污染严重。内燃(柴油)叉车在使用过程中,排放大量的有害物质,主要包括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氮氧化合物、二氧化硫、烟尘微粒等。同时尾气的比重比空气大,容易长期积存和笼罩在厂房、车间、仓库、办公场所等厂区附近,严重损害着人们的身体健康和厂房内食用物品的安全。比如,我们平时吃的蔬菜,在运输过程中如果使用内燃机叉车运输,这个过程中就会有叉车尾气污染,对人造成的影响非常大。


有实验证明,一台3T柴油叉车一年排放氮氧化物高达202kg,颗粒物为16kg,一台小轿车一年排放的氮氧化物为0.96kg,颗粒物为0.054kg。一辆柴油叉车一年的氮氧化物排放量是家庭轿车的210倍,固体颗粒物排放量是家庭轿车的296倍;而电动叉车噪音低,零污染,如用一台电动叉车替换一台3T柴油叉车,一年可以减少5600L柴油损耗,减少202kg氮氧化物和16kg颗粒物的排放。

2.排放标准落后。目前我国实施的是非道路三阶段(相当于欧洲的3A阶段),而目前欧洲实施的是四阶段,欧洲5阶段也将在2019年开始实施,中国与欧洲相比排放标准的差距非常大。

3.难以监管。因为叉车大都在工厂内作业,不像车机那样上牌照才能运营,没有强制报废的要求,使得很多在用叉车排放严重超标,得不到有效控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近年来,仓储叉车发展呈现爆发式增长,尤其是近几年电商的蓬勃发展,全国各地布置的配送网络使得物流园区和仓库建设项目迅速增加,从而带动仓储叉车的应用。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的相关要求,推进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改善环境空气质量,亟需对内燃叉车加强监管与控制。同时,随着人们越来越重视环保和健康,以及医药、食品等众多行业对安全性、环保性要求更高,新能源叉车必须立法强制推进。因此,加快推进锂电或燃料电池等新能源叉车的市场应用、打造绿色仓储搬运势在必行。

所以,我建议:一是加快立法推进新能源叉车(锂电叉车、燃料电池叉车)的推广应用;二是要加快非道路机械四阶段排放标准的尽快实施。要像车辆管理一样将叉车管起来,建立上牌、强制报废等制度,推动企业淘汰老旧柴油叉车,减少污染物排放,对减少能源消耗、改善我国食品、医药物流安全和环境保护具有重大意义。


推荐到豆瓣 bbox1 bbox2 bbox3 bbox4 bbox5 bbox6 bbox7 bbox8 bbox9 bbox10 bbox11 bbox12 bbox13
爱奇艺搜索 耐克 赶集 联想 中国移动 前程无忧 有道 匡威 交通银行 魅族 奢侈品 阿玛尼 半岛 GUCCI 恒大 京东 苏宁 lv 唯品会 阿迪